| 陈坤影视资讯 | 陈坤音乐资讯 | 陈坤生活资讯 | 陈坤其它资讯 | CHEN KUN NEWS IN English | (繁體中文)
陈坤 最坚强的脆弱
日期: 2007-5-19  发布者: 北京青年周刊  阅读: 1267
  推荐资讯

陈坤雷人造型
陈坤新专辑人气旺 试听首日
Chen Kun Blog and Fan Sit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复古造型亮相上海风尚大
[封面人物]佛性陈坤
陈坤一副导演相 看别人表演
陈坤宫廷造型登《BQ》:与自
陈坤:票房过两亿电影的内地
陈坤:我这十年……

  阅读排行

组图:CJ中国电影节韩国开幕
陈坤献歌中博会 精彩演唱赢
陈坤魅力眼神无可抵挡 《新
陈坤全国歌友会重庆启动 两
周迅:陈坤黄磊只是好朋友
影迷为星狂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有恋母情结
2004.11.29日陈坤新浪聊新专
陈坤募得千万善款


与陈坤约在一个名为“向日葵”的餐吧做访问。午后的阳光很温暖,一束光晕透过玻璃窗笼罩在陈坤的脸上,他笑得很灿烂的时候,脸仿佛向日葵。刚刚由法国旅行归来,又获得了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男演员奖,陈坤的好心情由内而外地散发着。陈坤的电话响了,是他的好朋友沈畅打来的,他们在交流前几天放生的感受。说到放生的话题,陈坤深邃的眼眸很纯净。我知道,陈坤这些年一直在学佛。他说修佛逼并非让他大彻大悟,而是有了更强的感知力,正视痛苦和烦恼,是最坚强的脆弱。

[星月对话]

每天都读《金刚经》

“也许我看不懂某一部分,但迟早有一天会领悟。我是在追求这个形式,这个形式让我很舒服。它很可能是陈坤必须的,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在固定的环境生活惯了的动物突然被放到自然的环境中很可能缺乏了生存的能力。我们放生并不是想着让它们生活得多好,而是给它们一个再生的机会。如果之后被大自然淘汰,那是它们自身的问题。”陈坤说这是他放生的目的,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跟朋友们相约着去放生。

“放生”于你是一种形式,还是图一种心灵的解脱?

“在我来说,‘放生’就像‘打坐’一样。也许,有人可以刹那之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下子就解脱了,也有如我这样智慧不高的人需要渐渐领悟,是要通过一些形式慢慢去感受。”午后的餐厅里只有我们这一桌客人,陈坤的声音很轻,但我听得很真切。

“在《金刚经》里面说,‘形式’可以叫‘形式’,也可以不叫‘形式’,只是名字这样叫而已。‘打坐’可以叫‘打坐’,也可以不叫‘打坐’,只是名字叫‘打坐’,不是说‘八万四千法门’,每个人都有自己理解的生活,让自己净化的形式,就像喝东西,苦甜自知。不管是修行的方式还是理解的方式,佛教都是针对自己的心,内在的自省。所以,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不用在意外界对你的评价。当你越来越坚持一个崇高的理想,拥有一个很好的心境的时候,你就在用自己的方式坚强。这样每个人才是真正有个性的,这种个性就有一种自然的魅力,一千个人学佛可能会流露一千个状态,不用在意,目的都是得到平静和解脱。

陈坤每天早晨都读《金刚经》,每次都读完。但每次读的感受都不同,这已成为他的一种习惯。“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它可以让我很安静。每个人读它都会有不同的认识,就像同样是一棵树,每个人对它的感知是不一样的。如果让我们每个人都来解读这棵树,语言的能力是很苍白的,感知能力是超过语言能力的。”

“我看《金刚经》也许看不懂某一部分,但是我三十岁看不懂没关系,我每天都读,迟早有一天会领悟。我会用我自己领悟的方式去解决我生活中的难题。我是在追求这个形式,这个形式让我很舒服,它很可能是陈坤必需的,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宗教对于很多初次接触的人来说是一种逃避,但这只是最初的形式。逐渐地,你会慢慢变得崇高,因为人越想崇高的东西,自我约束力就会越强,就会知道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逐渐变成你成长中的一种智慧。这时会发现宗教并非只能远观,不能触摸。它是可以交流的。宗教只是个你领路,帮你找到方向,组后得到解脱和自在是你理解了宗教的哲学,然后回馈到自己的生活中,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生活中的矛盾。我个人认为,真正超脱的人内心是很自在的。

如果我不打断,陈坤会依然故我地说。他的表达能力在艺人中是出类拔萃的。他很感性,感性的人通常有是脆弱的。我曾想,他学佛是否在找寻一种精神寄托。

“不是,寄托是第一个层面的,是一种需求,有需求才有寄托。而现在,佛对我来说是呼吸,已经成为我的血液,我希望我的血液在未来流得更干净,呼吸的空气越来越清凉,自自在在地演戏,自自在在地享受生活。我很害怕学佛学成一种定式,很柔和,面带微笑,每个人都不敢正视自己心中的贪欲。我们很少自省,因为我们老是在外面找,所以外在对我们有很大影响。有一天我们在里面找我们需要什么的时候,你会发现外在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的需求,所以你就会变得很自在。”

“真的可以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经常看一些隐士,他们的生活境界让我感觉很雅致。但话题永远是辨证的,难道只有到那样清净的地方才能找到自在吗?有句话就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林’。其实,外在的起落、压迫,也是让我们修行的一个课题。就像我享受别人称赞我帅的时候,我一定要面对有一天我不帅的痛苦。如果哪一天我很痛苦,我也很高兴,说明我还有感知力。不要拒绝烦恼和痛苦,有多深的失恋就有多美好的爱恋。你和一个人相爱,分手的时候有多痛苦,你就知道你爱他有多深。”

陈坤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继续说:“修佛并不是什么都不怕,这是很愚昧的,只是希望自己的智慧会增长。我很高兴当我能够面对自己自然存在的时候,我可以畅所欲言,这个时候我是真诚的。就像王朔,我觉得他是真的‘无畏’了---我是什么样的境界我就自然表述,我不需要你们评判,我用我自己的智慧解读我自己的生活。”

陈坤轻松从容地说着这些乍听起来有些晦涩的理论,目光坚定,眼眸清亮。

宿命但不消极

“命和运是分开的。‘命’是灵魂的存在,既定的方向,‘运’需要我们积极的去努力去规划。”

“名利、财富、健康、爱情,你会有一个怎样的排序?”

“我都很在意,但只要别太执着就好。人应该享有的东西都不要太去拒绝。你心里想了你就去做。该喜的也喜,该忧的也忧,自自在在吧。别人上了大片我没上,我会难过;自己的电影票房没有想象的好,我会难过;我演好了别人夸我,我会高兴。不要做出超脱的样子,我就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只是我有自己的标准:自在、稳重、淡然。但如果做不到也不要着急,慢慢来……”

陈坤称这种心态不能简单用“进步”两个字概括,“也许还是退步了。”他笑,稍有停顿。

“为什么这么谦虚?”

“我只是实话实说。一点也不是谦虚。不自信的时候,我就是害怕、懦弱、不自在;我骄傲的时候就是骄傲。做演员最棒的就是你可以从角色的不同个性中寻找自己对应的东西。”

他把这种寻找称为“悟”,是时间和阅历打磨出来的。

有人觉得陈坤这种敏感、细腻的个性在遭遇挫折时容易崩溃。

“我这个人是最不容易崩溃的。有人曾问我,演完了《门》这么抑郁的电影,你会得抑郁症吗?但是我觉得我的内心是最坚强的,因为我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就是能在关键的时刻把持自己的方向。”在陈坤看来,跳出来用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受用。

所以,他能在自己很“火”的时候冷静下来;在“低调”的时候看到自己上升的潜力。“2004年,过多的曝光让大家知道了我的存在,但那是真实的存在吗?如果没有这些曝光,我还能成为想象中的那个有价值的演员吗?这时候主观地为自己设置写障碍物是需要勇气的。”陈坤最终做出了决定---2005年可以低调。

“很少有像你这么理智的艺人?”

“你知道这个勇气在哪里吗?就是在泡沫出现的时候,要勇于把泡沫打散,以曝光率衡量一个演员的价值有失偏颇。最好的测验是当你闭上眼睛,你是否愿意相信这个人有存在的价值。2004年的红火让我很不安全,很不实在,也让我很累。2005年我推掉了很多戏很社会活动,只想安安静静地看我自己。我不想成为小众或者大众的个体,只想实实在在找到属于陈坤的阶梯。这不是以别人为转移的,而是以我的目标为转移的。沉淀下来,的确对我的工作是个很好的助力。虽然这个过程不乏痛苦,但是当你迈过这个阶段,你会发现自己上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上。所以,人就怕活在泡沫里面。”

但是很多人甘愿活在虚幻中,明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很享受那一切,通常理智型的艺人适合走长线。

“我也不是走长线。关键是我要让身边的同事和自己都觉得这一年设定的目标有价值。2006年是我正视自己,努力出击的一年。能生慧,慧能生悟。有感悟才能演好角色,我要表达的不就是角色的存在吗!现在都是眼球经济,过了就过了,我常想我留下来的是什么?也许有人会说我有点杞人忧天,但我希望用自己的生存方式前进,直面生活中的一切。”

陈坤不否认这种沉淀后良好的创作状态不是别人立刻能看到的。

“所以这个过程需要忍受一定的寂寞。”

“不是忍受,我只是在等待,如果我只是一个花瓶演员,只为挣点钱,开跑车,我的价值就仅限于是一个花瓶而已。我坦然的方式就是‘无欲则刚’,如果建立在泡沫上再继续创造泡沫的话,我简直就是个太愚昧的人了。我如果只为享受这样的生活而存在,今年是金猪年,我不就是头大猪吗?“陈坤的笑有些意味深长。

自由自在地梦想

“我希望家里每一个角落看起来都很有意境;我希望每一次谈话的过程都是让我愉悦的;我希望跟不喜欢的人刹那之间就分手……”

“你不看中生活的质量?”

“我对生活的标准非常高。我希望家里每一个角落都很有意境;我希望每一次谈话的过程都是让我愉悦的;我希望跟不喜欢的人刹那之间就分手,我希望我演的每个角色都用心感受到了,并且真实表达出来……”

几年前跟陈坤聊天时,他曾对自己住大房子买豪华车很惶恐。

“现在心安理得了吗?”

“你还记得这些?太好了。”陈坤的欣慰不加掩饰。与陈坤很早就认识,虽然不经常见面,但感觉已如老朋友。以至我们都能清晰记忆起每一次访问的细节,日后想起来不免感慨一番。陈坤的感性和理性贯穿在我跟他的每一次对话中。

他不忘回答我的问题:“不是心安理得,是坦然面对。因为我不能让这种压力压迫我,我还有更多的梦想要实现。当年明白这些,那些东西拿走和留下都没有多大问题。有人也会问我,有些奖你想要拿吗?谁不想拿?如果只把这个理解成虚荣那就太浅薄了。某种意义上讲,拿奖对一个演员是一个很大的助力,大家都希望通过一些奖项得到肯定,所以我会努力拿一些奖,就这么简单……原来我也会逃避,但是现在我一点也不逃避我自己的愿望,我希望更多人能看到这篇采访,会理解到我的梦想,跟我产生共鸣。”

“我无法去完成别人所想象的既定的原则,我只想做陈坤。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不能缺少一个用心去感受梦想的机会。为什么很多大老板愿意背着包去爬山?他寻找的是内心的释放。我们将来面对的问题就是,当物质有一天满足了我们的时候,我们最终的梦想是什么!我觉得现代的年轻人最需要的就是一种方向感。”陈坤的视线投向远方,很坚定。稍顷,他把目光收回来,看着我们,笑,像是给自己一种激励,我等着他继续说。

“我跟每个朋友真诚的聊天,说出我的恐惧和需求。如果有一天我能演一个角色,你感觉他是真实存在的,同时他又有意境;既在尘世又有出世的感觉,这就是我的梦想。我希望表演的瞬间,感受多少演多少,哪怕别人说陈坤演技越来越糟糕,也无所谓。因为每个人每个阶段进步的方式不一样。所以,适时的放任一下自己吧,想休息就休息,想拍戏就拍戏,想挣钱就挣钱……这才是真实的。”

“演戏和修佛一样。一开始都是‘演’,但到了一定的境界以后就回归‘本我’,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

“太好了!今天得到如此的夸奖,这是很高的一个境界。”陈坤开心的笑,又让我想起了“向日葵”。

陈坤说在妈妈、弟弟和朋友面前,他很享受回归“本我”的愉悦。

所以,弟弟结婚时,他乐此不疲的充当“司机”、“司仪”,在台上那一刻,他激动地哭了。“那时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哥哥,做了哥哥该做的事,帮他们开车,去接他们,帮他办一个有意义的婚礼……这就是我给弟弟的礼物。”

陈坤和妈妈住得很近,他觉得跟家人最好的距离就是他煮了一碗面端过去,妈妈刚好吃着不凉。“这个距离是最完美的,不过一般都是妈妈煮了面给我吃,哈哈!”陈坤有些自嘲道。

为了追求“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很有意境”,陈坤不仅在买家具上比较用心,还经常变换摆放的位置。今年春节他就把卧室大变了个样。但是最近他觉得这样“搬来搬去”“有些顾此失彼。房子建造的时候,它就已经有自己的灵魂,我们不能带着家具进去赋予它一个新的灵魂,而是先去感受房子本身的灵魂,然后让自己和家具跟它融合在一起,才能张扬这个房子本身的气场,这才是意境。”

“我们人生也是这样,我们总是假想我们变成一个人而忽略了我们本身已有的灵魂。我现在发现一个人的成功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有些艺人说,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其实错了,你靠了所有人帮忙。只不过谁在某个阶段占了主导权而已。最重要的方式就是,你要给所有人一个安全感,给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要给所有人信心。”陈坤刚好给了大家这种信心,《理发师》、《云水谣》、《门》,每一角色都不一样,每一部影片都让人看到了他的闪光点

©2004-2019 ICHENKU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