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坤影视资讯 | 陈坤音乐资讯 | 陈坤生活资讯 | 陈坤其它资讯 | CHEN KUN NEWS IN English | (繁體中文)
搜狐访谈全文
日期: 2007-8-29  发布者: 2007-08-27  阅读: 1055
  推荐资讯

陈坤雷人造型
陈坤新专辑人气旺 试听首日
Chen Kun Blog and Fan Sit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复古造型亮相上海风尚大
[封面人物]佛性陈坤
陈坤一副导演相 看别人表演
陈坤宫廷造型登《BQ》:与自
陈坤:票房过两亿电影的内地
陈坤:我这十年……

  阅读排行

组图:CJ中国电影节韩国开幕
陈坤献歌中博会 精彩演唱赢
陈坤魅力眼神无可抵挡 《新
陈坤全国歌友会重庆启动 两
周迅:陈坤黄磊只是好朋友
影迷为星狂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有恋母情结
2004.11.29日陈坤新浪聊新专
陈坤募得千万善款






黄锐: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各位依然守候在v.sohu.com搜狐娱乐播报收看我们正在直播的明星在线,我是黄锐。非常高兴我们在今天这样的时间,第一时间邀请到了我们昨天晚上新晋诞生的 也是新科华表影帝做客我们的明星在线,陈坤欢迎你。恭喜。

陈坤:谢谢。

黄锐:其实昨天在现场的时候想恭喜你我觉得比较合适,但是隔了一天晚上,我觉得你们昨天晚上活动挺多的吧。

陈坤:昨天晚上结束之后导演就拉着我们《云水谣》的工作不人员和演员拉去吃东西,我不胜酒力,大家也喝了好几杯,挺高兴的。

黄锐:昨天宣布你是华表影帝,这个过程你之前一点没有听到风声吗?

陈坤:我觉得对于一个电影奖项来说有一定的保密性,很可能跟我们之前参与的其他,打个比方比如某些演出,知道我在什么位置,很可能是我们这些可以提前知道的,因为工作有关系,但是比如颁奖晚会这样的一般只是听说。很好玩的,像我前几年去金马,也是入围最佳男主角,也有人提前说你肯定不行,有些人说万一你行呢,我提前恭喜你。你永远在很分裂的不同的语言里面,我觉得索性现在放的比较轻松。其实我昨天挺高兴的,我上台的那一刹那没有感谢任何人,只感谢了剧组导演,因为我也是紧张、激动。

黄锐:因为你没有上台之前我采访你嘛,那时候你就说你的心情很平静,我当时想那个时候那么多演员在酒会当中,大家互相打招呼或者互相寒喧,我觉得肯定那时候也会有人说陈坤,你今年肯定要拿影帝或者陈坤我觉得你希望最大。

陈坤:会看到祝福的微笑,但是我是一个可能进了会场就会角落站着,因为我曾经有过颁奖晚会之前我认错人,或者大家跟我打招呼,很被动交流的时候我经常会出错。所以我跟我同事们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躲在一些角落,比如一些好朋友或者导演,坤,加油啊,今天有戏啊,如果没有的话,也要轻松啊。我觉得这样很正面的,我就觉得很好。

黄锐:所以那个时候还不如让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来享受一份难得的安静。

陈坤:对,因为我平时比较闷,我自己待的时间比较长,很多同行或者导演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太会主动上去打招呼,其实我有一点点不知所措。

黄锐:昨天正式宣布你为华表影帝的时候那时候的心情还是激动得吧?

陈坤:激动,一念到我名字,看到我回放,就叫了你,对啊,我没有马上站起来,因为我得确定,我站起来往上走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陈坤,放松一点。因为我在去这个会场之前希望我可以拿。

黄锐:你还是想的?

陈坤:我还是会想,如果我可以拿到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他们宣布我拿的那一刹那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这是一个电影的总体评分,其实跟陈坤真正的能力,因为每个演员在慢慢演戏过程中肯定有演技提升,因为每个人演技提升的非常快,你不能仅仅因为陈坤的表演,从昨天的80分到今天的120分,不可能,最重要的还是团体的分数。

黄锐:你在没去之前或者在路上的时候会不会想一下今天晚上如果得奖是何感觉?

陈坤:我从来不想,我是一个比较随心的人,因为好像我昨天下来的时候,估计我妈妈他们,其实我最想感谢是我的老师,我的恩师,应该说的,但是我忘了,其实是我不会准备。

黄锐:要不要现在说一说,你应该感谢的是谁。

陈坤:因为感谢的人非常多,再有一个机会让我感谢某些人的时候我真的会想到他们,我会马上控制不住我的情绪,因为感谢的话我真的是留在心里了,因为叫做什么?我希望把那个真实当下表现在现场,后来跟我妈妈打电话说,我妈妈说挺好的,我说没说谢谢你,我妈很诧异地说你是我儿子,说什么谢。像我跟其他的,我的恩师哪用说谢谢,我心里记住他们就好,这只是一个开始。就是一个电影的角色被大家接受,并不是一个结束,很可能只是过程里面的一个鼓励,还长着呢。

黄锐:那昨天在现场这个奖项应该说是在中国电影节最高的一个政府奖项了,应该说是所有的演员都梦寐以求的这样一个奖,你昨天拿到那个奖之后我之前听说,但是我不能确定,我听说这个奖项政府是要给钱的,是这样吗?

陈坤:我们没拿到。

黄锐:那就是道听途说了。(笑)因为昨天采访的时候,旁边不知道谁跟我说这是政府的最高奖项是给钱的,我说是真的啊,我想今天你来了要问问你,是不是要给你钱。

陈坤:我去问问,如果有的话我就拿来,像李连杰说我捐出去,他不给我也捐,因为之前我们也曾经拿过奖或者其他的,没想过



黄锐:这个奖项现在是两年一度的华表奖这是第一年,你觉得今年的华表奖跟以往有什么不同呢?

陈坤:我记得我就参加过一次,这是第二次,我对华表奖的印象里面我还是觉得在奖杯上的华表,我觉得特别珍贵。因为你知道奖杯上面的那些龙啊、凤啊,但是这个奖杯上是华表的时候,那一刹那我觉得挺正式的,所以我以前对这个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华表。

黄锐:首先要觉得它从形式上就觉得很庄重。

陈坤:对,很庄重,很正面,我觉得很国家性,所以这一点我自己是很期待的。我其实曾经在拍《国歌》的时候我就想我就问过吴子牛导演,我说可不可以拿华表奖的最佳新人嘛,说我们争取吧,但是没有入围,这次很侥幸。

黄锐:你觉得是侥幸吗?

陈坤:其实我觉得这么看会让我心里不那么骄傲,其实年轻人嘛,我还是会有一点点得到一个鼓励,我尽量把它淡化掉。

黄锐:现在有很多的老演员,也有很多很早之前就在电影上跟大家见面的演员,比如宁静就跟我表述说,她特别遗憾的就是没有拿大华表奖,这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但是新科影帝陈坤拿到了这个奖项,这对你来说对你在演艺道路上的肯定,这是一步,下一步是不是因为有了华表奖的影帝下一步是不是更大的鼓励和促进呢?

陈坤:虽然这个奖对于我来说非常珍贵,但是因为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我不能让自己保持不平静的心态,比如鼓励特别多我就会有小小的自满、有点小小的骄傲,但是我在我生活里面不希望用这种其实是一个正面的鼓励产生负面的态度,很可能会让我自己在未来走的道路上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种骄傲的心会让自己特别患得患失,所以我会尽量让自己拿奖的行为赶快忘掉。因为我不觉得拿了这个奖未来真的会在我生活里面起到什么巨大的作用,因为这个是阶段性的,是对我之前拍的电影和对所有人的一个鼓励,也是对陈坤的鼓励,但是我应该健康的把它忘记掉,因为我才会减负往下面走。也许我下面还会得到鼓励,也许下面我再也得不到鼓励,我都希望昨天发生的让我很兴奋的事情都不要产生作用。



黄锐:这个鼓励那个奖杯昨晚是抱着入睡的吗?

陈坤:还没有,我很珍贵,因为我的封面上面有一个国徽,我说我从来没有一个在证书上面有一个国徽的,这个奖杯是华表,这两个东西突然觉得很有国家气质。

黄锐:然后是放在你们家最显眼的位置吗?

陈坤:不是,是放在我的书房里,让我抬头就能看见。虽然这个奖很重要,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奖项,但是我也希望淡化,我希望这个正面的信息不要变成一个负面的态度在我身边。

黄锐:我知道这次陈坤带了三个作品来华表奖,《云水谣》、《理发师》门》,你觉得三部作品当中哪个是最满意的?

陈坤:阶梯式的。

黄锐:按照我刚刚说的吗?

陈坤:时间的顺序。我先拍的《理发师》,昨天我拿到这个奖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越演戏又不知道怎么演戏,因为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自己飙的高矮跟自己的东西有一致性,好几年陈逸飞先生让我拍《理发师》的时候我的要求就是说一定要放松,我要演出那个人物的感觉,只是感觉。但是因为我可能演了4到5年戏,我的方向可能是成为一个好演员,那个时候我的能力也许就不足够,虽然那部戏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个人物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但是那是第一步。到第二步的时候当然是《云水谣》了,这个角色赋予我的和团体导演对我的要求还有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对我一个提升、一个改变,因为我要从18岁演到40多岁,还要演儿子这个部分,所以本来就是一个挑战,我们拍这个戏周期差不多一年,所以对我来说就是内心的一个学习。到了《门》的时候应该是比较分裂的,很分裂,因为我确确实实不知道怎么演《门》,因为我很少看恐怖片,后来从某种意义上我对这类角色的把握实际上都是很依赖导演的指导,包括我自己在现场的感受,就是这样的。其实到现在我不觉得我真的是曾经的作品里面已经到了一个什么平台,因为我还是在过程里面。我昨天说了我说我是在边学边演,我是发自内心说的,因为年纪小的时候觉得我什么都可以,但是慢慢跟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合作,你也发现自己可能真的不知道怎么演。



黄锐:在你刚刚说的那个过程,就是陈坤在拍戏过程当中的一个学习的过程。

陈坤:对。

黄锐:是你在这个当中成长的过程。

陈坤:对,我觉得边学边演很轻松,不会带很多自我的压力。确实表演这个东西,当你逐渐进入、尊重它的时候会散发新的魅力吸引我们这些表演的人,你得逐渐的了解、挖掘自己,积累一些东西,才可能在表演上面有一点点小小的进步。

黄锐:就是说戏是越往后越难演了。

陈坤:因为首先是大家对你的期望值,外界对你的期望值增高还有角色难度的增强,还有你个体如果我们作为演员成长的过程里面自己逐渐成长的时候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会逐渐提高。

黄锐:其实拿奖会让你觉得在这个难度上加上一点难度吗?

陈坤: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你们要忘记它,我不希望是一个负面信息,只是对我曾经作品的一个鼓励。




黄锐:我们听说《云水谣》现在要拍电视剧版本。

  陈坤:是吗,也是尹力拍吗?

  黄锐:听说还是原版人马?

  陈坤:是吗,我没有得到消息。

  黄锐:你没有听说要拍电视版?

  陈坤:没有。

  黄锐:听说你还会有电视剧版本?

  陈坤:我们还没有接到这个通知。

  黄锐:如果有的话,你还会演了电影版再演电视剧版吗?

  陈坤:应该不太会。

  黄锐:如果是原班人们吗?

  陈坤:应该不太会吧。

  黄锐:最近主旋律电影被大家认同的形式不太多,但是今年我们看到的主旋律影片大家感觉上会有很多的新意在里边,陈坤你自己觉得什么样的主旋律电影能够吸引大家?

  陈坤:我其实觉得,因为每一个电影之前的前缀和后缀是一个什么?就是需要大家重新去读解的,比如说我们把前面叫做商业电影的时候,电影前面加商业两个字的时候好像就要符合大家心目中规定的某一个框架才是商业电影。

  黄锐:说商业电影大家想到的就是大片。



陈坤:也许是,主旋律也会用主旋律的眼光和界定去看这个电影,其实对于陈坤我来说我觉得电影本身是不需要划那么框框在里面,其实比如像莫奈的画就是很好的艺术品,也是商品,但是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既然是一步被更多老百姓接受和看得到的电影,我也期待,我相信每个从事这个艺术的年轻人都会期望,所以我对主旋律电影或者商业电影我从来没有强烈的划分,但有些体裁,我觉得不符合我自己就不去参与。但是像《云水谣》这个角色,我可能更多的是,这个角色本身对我的吸引。因为首先张克辉写的《云水谣》里的强调的主线我觉得是吸引我的,也是我成长里面必须经历的难能可贵的机会,虽然很难、很痛苦我去演,很可能我当时没有这个机会完成,我只是咬牙边学边演。但是同时的收获了,所以每部电影来对于我来说就是只是结果。

  黄锐:演员有时候在这个过程当中,比如演员都会跟奖项打交道,陈坤你自己有没有特别看中的奖项?

  陈坤:有,有很多看中的奖项,昨天就是一个。电影节的奖项我都挺看中的。(笑)

  黄锐:这些奖项你很看中的是对自己的肯定,可是你又不喜欢把拿奖放在自己身上。

  陈坤:没有,这是一个可能动力吧,每个人在前进方向上面的力量来自于不同的刺激,比如有些时候很可能,我在年纪小的时候,因为我那时候比较敏感,大家对我比如不喜欢我会让我变成特别好强的,要证实自己,我就把别人对我的可能一点点误解这种力量我自己认为看不起的眼神会变成正面的动力往前走,逐渐长大我发现对外界没有那么强的感悟,更多的去寻找一个正面的信息,比如说你有一个诉求、一个方向,有一个短期的目标,我的目标很可能我希望拍一个好的电影,我希望陈坤下一部戏的时候更稳定,或者下一部戏的时候看到你在演戏的过程中更放松,或者台词更准确,这就是我的目标。刚刚你说了演员跟奖项挂钩,如果有一个奖项肯定的话岂不是很好美好的伴随嘛,人生一直往前走,但是奖项的参与是让你每个时刻都有一个很好的记忆,但是如果没有也不影响你主线往前走,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运气,我觉得拿奖不仅仅是实力,是有一定运气成份在里面的,我觉得是。当我这么看奖项的时候,如果我运气好也许我可以拿得到,还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也许很多人实力比我好很多,运气很可能没有碰巧拿到,所以你就很轻松,你的心态相对来说会得之、失之都很高兴。



黄锐:如果在这个强项上增设一个奖,在电影过程当中、作为演员过程当中心态成长最正常的、心态成长最成熟的奖,你愿意拿这个奖吗?

  陈坤:我一直都挺正常的。

  黄锐:就是动奖项平和的心态或者自己心里正面的成长,这个奖项。

  陈坤:昨天我和导演在吃饭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刘佩琦老师好几位老师,他们曾经在光辉的状态里可能拿过两届华表奖、两届金鸡奖,看到他们朴实的状态和样子,其实拿奖是很快会过去的事,非常快过去,但是最主要的是我们继续要往前面走,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在年纪轻的时候拿到这个奖,因为特别希望一个奖项让我们觉得好更有存在的价值,但是很快发现拿了之后并没有那么重要,这是一个大家对我的鼓励、是对过去的鼓励,未来的路嘛,好吧,我就躺在上面,你躺在上面可能什么都不是。因为我是很怕停下来的人,我很希望把自己的思想放在正面的态度上来。因为我年纪轻可能阶段性的沉迷在如果拿了奖多开心,有这个诉求,但是很快把这些片断性的东西扔掉,因为我希望如此,我是大方向、原则走下去的。

  黄锐:问一个行外话,比如说拿奖有这么多的奖项会对自己以后接其他的电影,对于自己比如说你的佣金会不会增高一些?

  陈坤:对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黄锐:其实会吗?


陈坤:阶段性不会。如果你让我拿了,如果侥幸天上带了一个国际奖项也许会长,但是现在没有什么可长的,因为现在觉得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好的角色。我陈坤在以前穷的时候,可能小时候连肉都吃不起的时候也是很快乐的,现在已经很好了。其实我做演员本来就是侥幸得到的,如果你现在让我再从事演员这个过程里面如果让我赚钱的话,也许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吧,但是我还是想我演的角色是第一重要的。我不敢说我是多么的视金钱如粪土,但是至少我选择剧本和角色方面一定是艺术性或者对我的吸引是占第一位的,但是如果给我更多的钱我也很高兴,但是如果不愿意给我我愿意上一个角色也许我不拿钱也上。因为到今天很高兴的时候,我曾经也许被想追逐更有钱的欲望,曾经有一段时间会牵绊过,但是到现在我觉得已经很幸福了,我希望在我有机会的时候演绎好角色。

  黄锐:你说多说还是有幸运的,如果昨天那个奖不是你得的话你觉得谁会得呢?

  陈坤:我觉得谁得都祝福他,我觉得我得的时候反而觉得不要太骄傲。

  黄锐:有很多报道说优秀男演员之间的竞争,你跟冯巩之间的竞争会比较激烈,你看过他那部《不拿自己不当干部吗》?

  陈坤:没有看过。

  黄锐:有听到报道说你们俩竞争很激烈吗?

  陈坤:我听说,但是没有看到。

  黄锐:你看过冯巩的电影吗?

  陈坤:曾经在大学生电影节上面他曾经跟徐静蕾得过一个导演奖,因为除了我事业和我自己的想法方面话比较多之外,其他方面我话比较少,我比较自私,不太打招呼。

  黄锐:你把这种不太跟别人打招呼视为自己自私的表现吗?

  陈坤:因为我现在先要把自己的方向理清楚。

  黄锐:因为我知道冯巩老师基本上演一些小人物,但是也很轻松、很滑稽,如果让陈坤演一个小人物的话,你希望这个人物是什么样的性格呢?



陈坤:其实我本来就是一个小人物,我从来也没有特别刻意塑造过,因为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物都是最难演的吧,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我们生活里寻找到或者在你的表演里寻找到不真实的地方,如果你表演的不真实的话,我还挺怕演的,但是我还是很希望去演的,因为我大多数演的都是文艺青年,或者在《门》里面是神经患者,还有《理发师》里面的这个人物有独特个性的人,其实我觉得冯巩老师演的非常好,能够在小人物身上的真实东西表现出来。像《贫嘴张大民》,像这样在北京胡同里生活的人物,我真的要把自己改变一下,因为我觉得平时生活里面我是一个比较门的人,如果让我变成另外一个我想演的,比如街坊邻居什么的我要学习一下。

  黄锐:你觉得你生活里面缺乏幽默感吗?

  陈坤:不是,我觉得我自己有时候挺幽默的。

  黄锐:昨天华表奖一颁完,今天就有很多报道讲,这届华表奖影帝、影后都是最漂亮的,比如影后李冰冰,如果用漂亮而不是用演技形容你你觉得?

  陈坤: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一个形容词。因为阶段性去跟别人解释一些话题,有的时候阶段性会忘记的,因为我从进行到现在,我觉得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谁能坚持到最后,那个才是真正存在。

  黄锐:你指的最后是什么期限?

  陈坤:也许你可以演到老的时候,也许你可以演到十年,也许明天就消失了。因为我希望自己保持一个忧患,放松、轻松,不要介意那些不必要介意的东西,我觉得这样让我舒服。

  黄锐:那矛盾啊?

  陈坤:其实我觉得不矛盾。大的方向里面真正需要的是忧患,放轻松是什么呢,现在阶段性发生的事情都是不必要太在意的,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并存的。

  黄锐:你很满意现在这种生活状态以及心理状态?

  陈坤:也不是很久都是这么好的。

  黄锐:是因为拿了奖之后好吗?




陈坤:不是,其实我从拍完打的电影心情就比较好,因为我不太会打,但是拍的过程里面很努力去做,但是我觉得我做的好像还不太好,那时候心情不太好。

  黄锐:关于打戏部分我们待会儿再聊,现在看一下网友的留言。

  网友:激动啊激动,坤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现在的心情好吗,第三张专辑今年会出吗?

  陈坤:我争取出。

  黄锐:音乐盒电影并存,这不矛盾?

  陈坤:每个事情存在着个例,大家如果以前人的方式来讲,或许存在着必要性和不必要性,但是我觉得我从开始只做我自己,也许拍电影也好、唱歌也好别人觉得不契合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因为我的存在让大家喜欢,因为每个人存在的时候都是独立性的。

  黄锐:就是说第三张专辑今年争取。

  陈坤:我在争取,现在也正在谈当中,我在收歌可能稍晚一点点。

  黄锐:其实很多人大部分还在问你的第三张专辑的事情,大家很期待看你电影的同时还有一些什么样的其他的。

  网友:可以谈一下你未来几年的规划吗?



陈坤: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规划,其实我从出道到现在7年,但是前5年我从来没有共话过,都是公司同事接戏让我们选择,前两年我老是想拍电影,反倒觉得太刻意了,我觉得不必要,我的方式就是现在有好的角色,我就认真的把它演,我觉得这个过程很重要。

  网友:我昨天晚上看直播的时候一直处在兴奋状态,当颁奖嘉宾报名字的时候我双手捂耳对口形,当念到陈坤时激动心情难以表达,昨晚一宿没睡。

  黄锐:你做晚睡了几个小时?

  陈坤:5个小时。

  黄锐:5个小时对你来说够了吗?

  陈坤:不够,但是今天聊天嘛,怕迟到。

  黄锐:还有很多网友发来恭喜你、祝福你的短信,还有一些留言,就不再一一给大家解释了。

  网友:祝贺陈坤,我也很喜欢周围,希望以后再合作吗?

  陈坤:我跟她同学,合作的可能性很大。



陈坤拿影帝自言魅力足 最怕拍打戏狂NG



黄锐:刚刚陈坤也讲到自己拍的那段打戏,怎么尝试去拍打戏这种东西吗?制造无限个陈坤的可能性。

  陈坤:我觉得我在庸人自扰,因为前两年拍戏的时候我就想自己能拍什么样的角色,其实现在回想过程我是自己在画牢把自己圈禁起来,我希望演员这个个体让我认识有一个转变,我希望我像水银一样,水银自己是单独存在的我觉得很漂亮的东西,但是我希望它到不同的容器里面可以跟容器溶合在一起,保持自己的形状。既有个性,又有共性,还有随性。

  黄锐:陈坤:对,因为到不同的框架有真实的形状呈现在里面。我拍很多戏之后为什么答应马导演拍那个戏,其实我觉得我只是在尝试有可能对我未来更有利的一种经验,这种经验是我必须要经历过的。

  黄锐:你以前会拍这种东西吗?

  陈坤:因为我以前觉得我自己做的不够好,那时候也许是我没有准备好。

  黄锐:这种改变会不会来自于两个方向,一个是自己渴望寻求的改变,还是一种是外界给予的东西让你不得不改变?

  陈坤:我觉得更大的是我现在比以前更勇敢,因为我自己在2007年的时候第一天我就说陈坤,我希望你自己是一个更真实和自然的人,因为这是我的目标,我希望我是坦荡的一个人,所以我会选择,我没有考虑其他的了,我就想我未来如果想做一个好的演员,我必须现在停下来想一想或者吸收一下,我就休息了半年,我在拍一个戏的时候我觉得我比以前更有勇气去面对一个挑战。刚才我说了我之前可能是没有准备好,而我现在如果不管准备好还是没有准备好,为了我未来想要走的道路我必须实现的东西,我觉得我很有勇气去做,并且失败又怎么样,反正我很年轻。之后如果不行,这个经验对我来说很可能是难能可贵的,试、拍、试、拍。我在天在台上说那句话是有感而发,我觉得我是在边学边演,难道我们不是吗。

  黄锐:所以要给自己制造不同的可能性,这次拍这个打戏,你觉得过瘾吗?

  陈坤:虽然很有勇气接了,但是很辛苦,我希望我在里面的表现是有一个跨越的,这个跨越来自于我心里状态的一个改变。我其实去香港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陌生的文化,我也刚好是演一个从内地去的,所以我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我要捕捉一个东西是,我希望这个电影里面会真正有留下来的,我对这个文化的距离感,或者我对香港当地社会档案的方式里面我自己跟他们的不契合,到最后我用我的魅力很可能跟对方的魅力能够融合在一起的这样一个愿望。我觉得文戏部分我比较放心,因为这也确确实实我曾经在下面有练习过或者准备过,到用的时候不会是很大的障碍,最大的障碍来自于武打部分,但是这个很可能是对我极大的挑战,并且未来对我是极大的帮助的。


黄锐:你饰演的就是一个刑警。

  陈坤:很好笑的就是,当我做动作的时候导演就摸头,刚好拍到我中段以下的时候真好,我以前只认上半段,当我们很细腻的内心的准确可能用感觉、眼神、表情,这是我意见可能一直在训练,身体如果不训练,你的身体语言怎么去棒打你演戏,我在回想也许《门》之前我做这个思考,很可能会更准确、更丰富,这个经验我就是在很痛苦当中得到的,虽然是受伤,但我还挺高兴的,刚开始想到第二天拍打戏的时候我会异常的痛苦。

  黄锐:兴奋当中有痛苦。这次打戏让你觉得靠肢体语言来丰富你的表演,如果说陈坤之前演的戏你觉得是靠什么在表演呢?

  陈坤:其实一直以来我曾经很狭隘的认为我觉得表演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那时候理解可能还没有现在多,经验少,我觉得最主要是稳定、细腻、准确,我大部分都是,我希望用眼神去演戏,当我的注意力只在这部分的时候我当然下意识的在准备这些东西,很可能成为我使用的工具,我希望在我掌握到的很不熟练的眼神方面展现其他的东西,让我演的方式更丰富一些。

  黄锐:文艺片的打戏,对你来说你觉得打戏还满意吗?

  陈坤:演完了我觉得还可以,首先要放松,但是也会有紧张。

  黄锐:刚开始拍肯定会有紧张得。

  陈坤:对。

  黄锐:会有动作和身体不协调的吗?

  陈坤:会有失败的时候。

  黄锐:武术指导会耐心的教你们一些事情吗?

  陈坤:我们的武术指导是《英雄》的武术指导,可能他太善良了,一直在用鼓励的方式对我,说坤再来一次,好吗,我说好。

  黄锐:在你演戏当中你觉得NG次数再多的?

  陈坤:我估计就是这个戏,就是《花花刑警》。

  黄锐:主要还是动作的原因?



陈坤:也不一定,刚开始文戏也有十条、十五条的,因为要求不一样。我觉得不同文化区的导演要求还是不一样,幸运的是我比较快能够理解导演的要求。

  黄锐:如果以后是这样,这子了解了跟香港那边电影文化的融合,以后陈坤会有更多的机会去跟香港那边的导演进行合作?

  陈坤:反正我也不怕了,叫我演我就演呗。

  黄锐:打了已经开始打了。

  陈坤:对,不敢说当打星,但是尝试一定要开始,因为这也是我未来对自己的一个要求。

  黄锐:现在电影界香港的合拍片也越来越多了,今年华表奖里面就有一个这样的奖项,跟外国合作的合拍片,其实作为对于内地演员来说或者对于香港演员来说是不是互相合作的机率就越来越大了?

  陈坤:会,我觉得肯定会。

  黄锐:在香港那圈演员里面有你自己特别想合作的对象吗?

  陈坤:其实香港的男演员特别强,他们有一种自己的方式,有一点我必须强调,中国的,就是他们这个年轻段的,比如在30岁以上的到50岁,中国有最伟大的男演员,我们先谈男演员部分,是因为电影不足以让更多的人看到他们的魅力,所以有些时候可能会忽略一些非常棒的伟大的男演员,国内的,因为量没有那么多。而香港一次一次,可能一个男演员有三部电影,怎么能忽略到他们魅力的散发。其实我觉得对于一个热爱表演的人来说,从轻的时候边学边演,到45岁左右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魅力存在,每个人的表演方式都不同。

  国内演员演戏的状态、气场非常的好,香港也会有。我觉得只要跟好的演员演就一定要学他好的东西,反正因为我们年纪轻嘛,有什么不可以学的。

  黄锐:这个阶段算是陈坤你自己最有魅力的时候吗?

  陈坤:我一直觉得我挺有魅力的,够幽默吗?

  黄锐:够。

  陈坤:有点冷。(笑)



黄锐:我觉得你刚刚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一个感觉,你确实是很有魅力的人。

  陈坤:你说这个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昨天去的时候我还挺想拿的,拿的时候就战战兢兢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黄锐:最后一个问题,接下来你的电影拍摄计划。

  陈坤:我不知道,之前我在谈的一个,现在我又不确定了,因为我没有想好,又开始反悔了。

  黄锐:你签了吗?

  陈坤:要签倒是马上可以签,我又开始反悔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不能告诉你细节。

  黄锐:没签不就可以反悔吗?

  陈坤:当然,我只是说的心态而已,不能告诉你中间的东西,但是也许我会先拍一个电视剧,三年前就答应他了。

  黄锐:那你要是这样的话那人家岂不是对你要求好的话人家不也会难过,会难过,我在说什么(笑)

  陈坤:我不知道。这个还满犹豫的,我觉得可能拍一个我戏剧的东西最重要的,我也许拍电视剧,也许拍电影,我不想有这个禁锢在我身体里面,反正我觉得我还年轻,还有学习的机会。

  黄锐:你在平时生活中是果断还是武断的人?

  陈坤:我是一个武断的人吧,因为我说果断说明这个词太好了,我选那个不太好的词。

  黄锐:今天非常开心可以跟陈坤在拿到华表奖作为新科影帝之后的最新鲜热辣的这次会面,我们也希望在网络上大家多多支持陈坤的电影、陈坤的电视剧,也希望陈坤的新专辑早点跟大家见面。

  再次感谢各位网友,谢谢大家,拜拜!



新闻地址:http://yule.sohu.com/20070827/n251802804.shtml

©2004-2019 ICHENKU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