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坤影视资讯 | 陈坤音乐资讯 | 陈坤生活资讯 | 陈坤其它资讯 | CHEN KUN NEWS IN English | (繁體中文)
陈坤:低调的华丽 高贵的落寞
日期: 2006-8-10  发布者: 来源:音乐周刊 作者:邢榕 2006-04-12  阅读: 888
  推荐资讯

陈坤雷人造型
陈坤新专辑人气旺 试听首日
Chen Kun Blog and Fan Sit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复古造型亮相上海风尚大
[封面人物]佛性陈坤
陈坤一副导演相 看别人表演
陈坤宫廷造型登《BQ》:与自
陈坤:票房过两亿电影的内地
陈坤:我这十年……

  阅读排行

组图:CJ中国电影节韩国开幕
陈坤献歌中博会 精彩演唱赢
陈坤魅力眼神无可抵挡 《新
陈坤全国歌友会重庆启动 两
周迅:陈坤黄磊只是好朋友
影迷为星狂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有恋母情结
2004.11.29日陈坤新浪聊新专
陈坤募得千万善款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陈坤给自己下了多个定义,或者说是不同谈话状态下对自己的不同认识:
我是个侥幸者;我是个认真的人;我是个有点小骄傲的人;我是个容易快乐的人;我是个浮躁的人;我希望别人尊重我的作品;我希望别人不把我当作商品;我希望成为天鹅绒一样高贵优雅的人……到底,陈坤是个什么样的人?
外面阳光很盛,陈坤坐在墙角的椅子上,一半阳光一半阴影的地方。他的心情非常平静,不紧不慢但一直处在倾诉的状态下,十分投入。每次经纪人过来催时间,陈坤都会立即停下来说,不要催不要急,否则我会紧张。他的声音有点发紧和不连贯,然后又慢慢回到原来的状态。
这时候的陈坤,和去年完全不同。去年,在各种场合下出现的他,总是带着抵触和退缩的表情,给人沉默和忧郁的感觉。此时,时而带点陷入沉思的严肃,却更多的笑,并称自己其实是个很能自得其乐的人,眼里的那种忧郁也许只是一种上天赐给他的、用来迷惑世人的假象罢了。

  我是假象,也是真相
第一张专辑出了之后,有文章说,陈坤的中低音是华语乐坛中非常独特的。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正确,陈坤倒是认为,第一张专辑并不是真正的自己,那也是他的声音,但是是被美化了的。目前,他的第二张专辑已经录制了八首歌,会有更多的元素,会还原他真实的声音。
他说,第一张专辑的状态是诚恳的,很老实地交一张答卷,没有跟任何人比较的心态,只是想告诉大家他喜欢唱歌,在选歌的时候也不想让大家觉得他很跳。第一张专辑不是陈坤的音乐,只是尝试,是隐忍不动、有所妥协,想做一个背景音乐。第二张,他想表达诚恳之外的东西。他相信,当诚恳和态度合在一起时,会有不同的可能性。
问他如果反映不好怎么办?他很现实,说,反映好的话,会更强烈地表现我的个性,反映不好的话,可能就不出了。

我是个侥幸者
从心底里,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侥幸者,最大的心态就是凭运气,当演员也是凭运气,其实他的努力没有达到那个程度。现在能够唱歌出唱片,也是因为演戏。以前他梦想成为一个歌手,但没那个能力,唱得不够好。因了运气,反倒曲线救国了一把,演戏的人气让大家觉得陈坤还可以,于是他就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他说前一两张专辑都是带着尝试的心态去做的,而他其实是个有要求的人,甚至对于听的音乐—— 一定要让他觉得舒服。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在音乐方面空白的人,只是喜欢听结果。喜欢古典音乐,觉得那是一个很严肃的东西,当把它当成艺术品去欣赏的时候,它会给你不同的力量。要是纯粹把它当成《老鼠爱大米》或是《两只蝴蝶》那样的音乐,尽管也能让人愉悦,但是不让他尊重,他不希望陈坤的音乐未来是这样的。
他也不指望第一张专辑是被人尊重的,不过他尊重自己那种做事情的诚恳和坚持的态度,所以至少他是尊重自己的。他认为自己还是比较认真的人,因为怕会变得很烂。有时候也会躁动,希望有名利,很想趁热打铁,考虑一下,还是选择往后退一退,也许更舒服。
他喜欢听慢歌,这可能跟性格有关,慢歌是可以让他一个人安静聆听的。不过每年他都有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内他会变得很不愉快,那段时间,他喜欢听闹一点的歌,但永远无法接受重金属。其实他也想要在自己的音乐里渗透出来一点东西给别人,但是至今没有找到明确的目标,所以始终也无法解释清楚。

成为像天鹅绒一样的人
谈到古典音乐,心下有种感觉:大提琴营造的氛围应该是适合陈坤的。果然,他最喜欢的乐器就是大提琴,在家里最常听的就是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因为觉得厚重。他也觉得自己的外表太柔弱,给人感觉飘来飘去很模糊,所以在音乐等喜好上他愿意选择比较厚重的东西。也喜欢小提琴和钢琴,这几样传达出来的都是高贵和优雅。
然后他用天鹅绒来比喻大提琴:大提琴更像一个天鹅绒窗帘,厚厚的在阻挡着什么,但是又可以透过天鹅绒去触摸什么。他说他虽然还远称不上是欣赏艺术,但很热爱艺术,发自内心尊重艺术的存在。“马友友我也喜欢,但更喜欢前期的。”他补充道。
或许在陈坤的内心,他希望将来有一天,别人把他看作是天鹅绒一样的人,高贵优雅? 他点头,真的。那是他一直以来想追求的骄傲,只不过到三十岁了才敢跟别人这么去讨论,以前害怕说出来别人会觉得自己太轻狂。
前一年总在电视上看到自己,觉得快要死掉了,他害怕时常曝光的自己,害怕一览无余地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因为没有那么多东西去让大家分享。频频出现频频作采访,以及身体的劳累,他发现已经控制不到自己的感受了,经常会看到自己很差的状态,觉得那不是陈坤,所以去年一年都选择退避,接受采访也不说什么,有时候难过也不会流露出来。也许这种降温对他自己很好,但对经纪公司来说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害怕大家忘记陈坤。可是一直以来支撑他的骄傲告诉他,忘记他的都是那些想忘记或者认为他只是个商品的人。

我是个容易快乐的人
出了第一张专辑后,一次他说,专辑中,忧郁的、沉重的东西比快乐的多些。连他喜欢的颜色都是黑和灰,那是给人高贵优雅但有点忧郁深沉的颜色,不是很明亮。现在他的颜色中多了一样橙色。他笑,也许是因为我老了,三十岁了。
第二张专辑中的一首《再一次实现》是丁薇给他写的,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刚好在日本,是坐在大巴穿过城市去机场的路上。那一天东京阴天,眼前的画面是城市里每一个在工作的人都很有节奏,大理石一样面无表情,外表看起来好像很冷漠,可是当他听这首歌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就像诺基亚的那则广告,从人们的内心化出很多橙色线条构成的花朵。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很温暖想被太阳照到的地方。
从外表看来,大家都觉得陈坤敏感而忧郁,是个不容易快乐起来的人。他瞪着眼惊讶地辩解,只是有点神经质吧,我其实是个很快乐的人,经常玩自个儿的,小孩儿的心态比较重。但是他也说,虽然外表看来自己像个小孩,但内心所经历的要比同龄人多很多,得到的太多,失去的太少。
他已经过完了三十岁生日。不是只有女人才觉得三十岁非同一般,男人也会心情复杂。那一天的陈坤,满心都是对过去的怀念,怀念以前特别不顺利的时候,其实更快乐,因为有很多目标等着他去实现,不管是多挣钱还是多拍一部戏,甚至是多一个人的认可。那些目标一直点点滴滴刺激着他,让他快乐着。而现在,他发现要开始负责了,对自己负责。要说对别人负责,这话就有点太大了,只是觉得三十岁之后,做事情要朝着“问心无愧”上去走。会认真地想:到底真的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陈坤?从来没想过要展现陈坤是什么样的,只是按部就班地做着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前总是在躲避什么,现在开始学着直面,至少可以做到让自己相对来说越来越真实了。
还要继续寻找快乐。更年轻时,快乐是物质方面的,不能说自己多么了不起,但真的是得到的已经超出想要的。他说,不是说我是大明星所以故意作出放松的样子给人看,如果别人觉得我做作,那就是他的认识,我为什么不能回到我生活里的真实?
更现实的问题是,三十岁之后的这种心态上的变化,跟陈坤走到了一定的程度、心里有底气有一定的关系。他并不否认,那的确是有关系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开工和通告,相信自己也不敢这么说,到什么程度说什么话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很现实的。
我是个有点小骄傲的人
在很多采访中,发现陈坤言语平和,很难看到他个性强烈的一面,他亦很少说出那种所谓的惊人之语。
这都源于他的一点小骄傲,希望大家看他的时候,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商品,而是看成一个在努力工作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他希望被看成是艺术品,可能目前价格不太高,但希望别人愿意去观察和体会。
很多时候,他心里非常明白,只要伸手就可能很快拿到那个东西,但他却更希望不用伸手别人就送给他。他说,这种骄傲是骨子里的,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一个从贫民窟长大的孩子会有这样的骄傲,而这种骄傲并不是自大,是寻找一些愿意跟他交流的人,因为自己内心高级的东西不多,感受并不是很充沛,但希望能跟那些愿意触摸他的人有些碰撞。如果有一天,有人坐下来跟他聊天的时候,发现他原来跟那个演员陈坤是不一样的,他会因此而快乐。
但有时候你很难想象演员生活之外的样子,每个人心里都有很多扇门,你只会有所选择地打开给人看。之前在各种媒体上看到陈坤,都觉得他是个无趣的人。他笑,“有时候我说不出来,而且以前也没有现在想得那么完整,某种程度上确实有种保护自己的意识,有点程式化,我现在也在慢慢改变。”
其实被更多人知道又怎么样呢?如果在生活中沉淀的分量还不够的话……他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是个很浮躁的人
陈坤说过,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浮躁的人。小时候太穷了,所以特别想赚钱,想通过被别人关注而得到很多,但后来发现从小到大一直想得到的那个东西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反而在某些方面他比以前更不快乐。愿望更难实现了,不会为吃饭着急,却会缺乏目标。
这也导致现在他开始懂得如何尊重。在一种尊重的前提下,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太差。所以不管是唱歌还是演戏,哪怕遇到他非常不喜欢的戏,也告诉自己一定要尊重这个过程。年纪更小的时候,他忘记了过程,所以不会进步。如果着眼点在每一部作品出来之后受欢迎的程度,全是以老百姓接受我的程度来支持我以后要走的路的话,会让他觉得很轻浮,那是一个很虚幻的东西。他只要告诉自己,记住过程并坚持下去,不要因为别人说不好就放弃。
不知道坚持的态度算不算顺其自然的一种,于是问信仰密宗的陈坤,对顺其自然的理解。有人说佛教是宿命论,未来都已经安排好了,但即使是有安排的,也是在你此时此刻的努力之下,所以人都应该放宽心去面对。他曾经也非常着急,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大明星,特别大的明星,现在没有那种想法了,假使有一天真的成为大明星却已经不是陈坤的时候,心底是会失落的。他说事业现在不能承载他的自信心,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能回来一点点,希望生活中的陈坤是更有意思的。
  今年4月9日是导演陈逸飞的周年祭日,《理发师》也选择在这一天上映。陈坤关于这部影片的回忆基本就是对陈逸飞个人的追思。

陈坤关于《理发师》的一些记忆
《理发师》是命运多舛的戏,这部戏承载了很多人太多的付出,陈坤是第二拨付出的人,在此之前有很多很棒的演员,包括姜文、葛优。当中的一些变动把他们的付出暂时停了一下,陈坤只是第二个去完成陈逸飞梦想的演员。
  颁奖礼上一眼相中
  当初决定选择陈坤的时候,陈逸飞说:“最终选中陈坤因为他完全符合剧本。去年在MTV超级盛典颁奖礼时,他最后一个上台并演唱了一首歌,当时他低调的感觉就像我们要找的‘理发师’。因为他要演的是一个在那个年代里比较特殊的时尚领军人物,他的气质非常温和。另外在这个剧本中,理发师天天都要带着他的留声机,不管在他高兴、痛苦、会朋友时都会拿出留声机来听,这就需要演员具备音乐感觉,而陈坤恰恰就是这样一个演员。”
时至今日,物是人非,大家都在怀念陈逸飞,为这部戏的上映感到欣慰,而陈坤自己,其实从心底里,却是很不情愿地在谈这部戏。电影的上映,至少完成了陈逸飞的一个梦想,任何一个别的什么人,只要参与进去,就应该觉得满足了。在拍之前甚至拍的过程中,陈坤都还希望这部戏能成为体现自己进步的一个载体,而现在,它已经不承载这个愿望了,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算不上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个最坚持的人的努力能够被众人所看到、感受到。他说,并不是为了显得清高,才把自己放在那样一个悲伤的环境里。

©2004-2019 ICHENKU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