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坤影视资讯 | 陈坤音乐资讯 | 陈坤生活资讯 | 陈坤其它资讯 | CHEN KUN NEWS IN English | (繁體中文)
可凡视听
日期: 2006-8-10  发布者: 上海新闻娱乐  阅读: 1159
  推荐资讯

陈坤雷人造型
陈坤新专辑人气旺 试听首日
Chen Kun Blog and Fan Sit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复古造型亮相上海风尚大
[封面人物]佛性陈坤
陈坤一副导演相 看别人表演
陈坤宫廷造型登《BQ》:与自
陈坤:票房过两亿电影的内地
陈坤:我这十年……

  阅读排行

组图:CJ中国电影节韩国开幕
陈坤献歌中博会 精彩演唱赢
陈坤魅力眼神无可抵挡 《新
陈坤全国歌友会重庆启动 两
周迅:陈坤黄磊只是好朋友
影迷为星狂
Brief Introduction of Che
陈坤有恋母情结
2004.11.29日陈坤新浪聊新专
陈坤募得千万善款


4月28日视觉艺术大师陈逸飞的遗作《理发师就要上映了。陈坤是陈逸飞导演生前精心启用的演员,陈逸飞先生用他来表达电影《理发师》中男主人公陆平的存在。陆平的骨子里很骄傲,把理发当作珍贵的艺术品来完成,陈逸飞和陈坤共同读懂了陆平。4月12日,曹可凡在《可凡倾听》中对陆平的扮演者陈坤进行了一次专访,聊起了《理发师》和陈逸飞先生。
曹:陈坤你好。
  陈:你好,曹老师。
  曹:我已经看了理发师这部影片。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历经磨难,今天终于可以和观众见
面了。我想当你自己坐在这个影院里像一普通的观众一样,看完这部影片我想你的感觉可能
会和我们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陈:我今天首先很高兴这个日子来到上海,因为今天上海下了蒙蒙的细雨,中午的时候
出了太阳下午再下雨,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日子。是早上是陈先生下葬,我
不去现场我没有去。我就在房间里面念了几句经文给他,之后我就去了首映式的现场,我坐
在那坐了20分钟,我就离开了因为我要去做其他的工作。但是我的心一直联系在那里,所以
我刚才一进来就一问,曹老师你看了吗?非常紧张。
  曹:其实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现场有很多的朋友看了后,都非常感动。尤其这个戏是特
别淡,弥漫着一种陈逸飞的风格。所以我们看了这部电影后就发现陈逸飞对电影的爱都弥漫
在每一个镜头当中。所以你看了这个片子之后就觉得他会回来。
  陈:我今天去现场之后看见很大一副画,他是一个很考究的人,很优雅,他每次出现的
时候都会很整洁。说话的声音很小,那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他一定是忙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了所以他的指甲没剪。我今天进电影院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说,陈坤你曾经说过要带着快乐的
心去看电影。我就一定不要留一滴眼泪。但是我完全无法忍受住。当所有的工作人员在说一
句话,来表达对陈先生怀念的时候,当时我真的是想讲,如果这个时候陈先生在,在坐在下
面我们来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多么皆大欢喜的场面,所以我就说了,虽然陈先生
不在,但他一直在,一直在我的心里。这是很少有人会用这么浅薄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尊
重。但是我就用这个方式表达。
  曹:陈先生生前有没有对你说过他为什么选择你?他选择你的理由在什么地方?
  陈:我问过一次,我说陈先生您为什么要选择我?比我好的演员更多,很多很多。我说
您为什么要选择我?我说我跟您之前选择的那个演员是天南地北。他就很微笑,他说陈坤我
跟你讲一个感受哦。他说我想象的陆平是什么样的画面,两边是周庄一样的房子,古老而有
韵味,中间有一条河延伸到远方。中间有个石拱桥,陆平是一个穿着长衫,提着一个皮箱,
慢慢走过去的人。他说陈坤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两秒钟没有反应过来。太不常规了。我
问的问题是导演您什么要选择我,他回答我的是一幅画面。
  曹:你知道为什么吗,其实我想这个角色寄托了一种他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因为他的家
就是在一个江南的小镇,他们家的门前就是有一条宽宽的河。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带着他摇
着橹、坐着一条小船来到上海。我记得那是在上海的一个颁奖的晚会上,你前面已经得了
奖。后来陈先生上来颁奖。然后他到了后台特别的兴奋,他说他找到陆平了。因为在这之前
我在跟他做采访的时候,他就说这个陆平这个角色我现在像一个烘山芋一样这个丢过来那个
丢过去的,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看到陈坤以后我突然找到那种感觉,他说你这个眼神打动了
他,在你的眼神中有一种非常清澈的东西、透明的东西又带有一种很深邃的东西。这个是符
合陆平在这个电影中的角色的。
  陈:谢谢,您说这些话,您再一次地说给我听的时候,对于一个刚刚30岁的演员是一个
多么大的鼓励,我今天走进电影院的时候,我突然特别高兴,我就是陈先生画这幅流动画面
里的色彩。之前在陈先生在世的时候我有很多的设想,我多么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告诉很多
人,我可以胜任它。我的表演在进步我在努力。我希望别人看到这一点,看到陈坤的成长。
但在陈先生离开之后,我心甘情愿地告诉我自己,这部电影不是彰显了谁,谁都不彰显,只
是陈先生一个执着的精神完成它,所以我今天突然高兴,我是不骗你的高兴,因为我是一个内心很骄傲的人,我不认为很多人可以读懂我,但是在陈先生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我跟他公
事2个月,我们说过的话不超过20次。每次谈话都是一个鼓励,我每念完一条他觉得很棒的
时候,就会微微扬起头,我就在远处我就会看到他鼓掌,你知道他鼓掌的时候是这么鼓的,
我就很得意地笑一笑。我认为他一直都很读懂我,我没有因为他已经有空前的成就、是一个
知名的艺术家而放弃了一个对年轻人的发自内心地去认可他。他这种认可已经给了我莫大的
鼓励。所以我在演陆平的这个阶段很多人问我你有难度吗,我说没有。没有人相信,所以其
实这种认可是从他跟你讲的时候就开始了。到最后我问他的时候,他跟我讲一次的时候,我
不知道我应该不应该这样讲,都是他们讲我给我的一种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清澈。
我还有一次开着玩笑说,我说导演你为什么不找我的偶像来演呢?因为我的偶像是很多好的
演员,你为什么不找他们,他们是更棒的。他们有更柔弱的外表,细腻的表演,内心更充沛
的感受,为什么你要找我?他说你的表演里还有一种是青涩,我觉得是陆平。
  曹:可能跟他这一次追求的所谓“陌生感”是非常贴切的。
  陈:是,所以到今天为止。你们来采访,其实我一直是荡漾在一种幸福当中,我想就是
莫过于此吧。他给一个年轻人一个那么大的机会。
  他毫无常规性
  曹:你曾经跟很多的导演合作过,相比之下跟陈逸飞这样一个视觉艺术家合作,拍片的
时候那种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陈:他毫无常规性,比如说我问他为什么选我,他用刚才那个方式去回答我。我问他导
演您认为陆平是个什么样的方向,您给我一个认为的方向,告诉我,我好从这个方面去做提
前的案头工作,我需要很充分地去完成这个角色,他说我觉得是淡淡的。我说还有呢?他说
就是淡淡的。就是这样。
  曹:一个艺术家的语言。
  陈:他说我相信你,你看完剧本一定明白我在说什么。说完这个话之后他送了一本他的
画册给我。他说陈坤我请你一定去看我这本画册,你就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真的很认真地
去看,我用语言不能表达我对它的认识但我心里能感觉到是真的,我明白他要的是什么。所
以我在之后的拍戏过程一直在修整,我也没有掩饰住我的小骄傲,我就对导演说,导演你觉
得我怎么样?他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说我理解的这场戏是这样这样的。他说太好了,你
要保持住你这个骄傲。因为陆平骨子里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他对他所从事的这个理发的行
为,是当作珍贵的艺术品来完成的,
  曹:其实我发现很有意思,我今天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发现无论是陈逸飞、你还是
陆平这个角色,有很多相似的东西。比如说他可以为了一个信念而坚持,能够用自己的一生
甚至于自己的生命去监守。我觉得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有等待当年的这个嘉仪要来,在一片
沙漠尘土上你不断地等待,有一棵枯树,尽管是枯树可是它寄托你未来对生命的一种感受。
就是不放弃,我觉得这三者之间有很多重叠的东西。
  陈:其实我是在copy一个感受,我经常在现场看陈先生他特别忙碌,他完全不像我在拍
戏之前所假想到的,他已经是很成功的一位艺术家,有很好的社会地位,受过很好的教育,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真正跟他接触之后,他可以平易近人到这个程度,他曾经请所有的工作人
员在现场的时候说,拜托你们,我非常感谢你们和我一起去完成我的梦想。他说这样的话,
对每一个人说他身上具有一种很柔美的人格魅力。这才是真正征服我的,从某种意义上我认
为陆平是陈逸飞先生这样的人。
  曹:陈先生是去年4月10号的上午8点钟去世的,你是在什么时候得到这个噩耗的?
  陈:11点,我离开了。我很难受,但那种难受是空的表示刚开始。就像我姐姐11年前去
世的时候,我一下子觉得我不要面对,我买张机票回北京,我在床上躺着,我的经纪人,还
有李少红导演在旁边陪我。这2天之后我回南京去片场拍戏,当我去到现场的时候,我看到陈
先生的制片在现场,有焚过的香。我再转头看每个人的脸上真的有种很悲壮的感觉。就是群
龙无首,每个人都肩负着陈先生淡淡的嘱托。每个人发自内心有种责任感的时候,那一刹那
我很感伤。我告诉我自己我一定可以完成的。我一定会按照陈先生以前对我说的感受去完成
它的。为什么这个戏我一直很强调我遵守并且很尊重陈先生对这个陆平的理解,是因为我觉
得没有另外一个人能像他这么爱这部电影和理解陆平这个角色。所以我觉得到最后完成的时
候,我一定没有太偏离他想要的这个陆平的感受。
  曹:因为我看过小说,今天又看电影我觉得,真的是很传神很唯美地传达了这个小说或
者这个人物应该表达的意境。而且我今天看到你,我觉得你的影象和陈先生的影象在我脑子
里出现很多重叠,个性上来说我真是觉得你们有很多相似。比如说追求唯美,比如说有那种
不服输的劲头。因为陈先生早年虽然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可是他也非常贫寒,他一直
说有一天我要做得更好,我一定要让所有的人看得起我是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我跟他一起去
欧洲游览他跟我们订最好的房间,我说为什么,我就告诉你当年我是买了最便宜的旅行票去
欧洲旅行,我晚上只能睡在机场或者是火车站,但今天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成功,我希
望大家能看到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是怎么生活的,看到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是怎么去面对我们的
生活和艺术的。我觉得真是有很多的相似。
  他的包容力非常细腻
  陈:我觉得您跟我感受到的是一样的因为陈先生是一个很儒雅的人,他那种儒雅是一种
很有张力的,我记得有时候我跟我弟弟,因为我弟弟陪我在现场拍戏,我说他怎么就可以做
成这样?他有一种包容力,他的包容力是非常细腻的。他包容所有发生的事情,淡然处之包
括他生病他根本不告诉任何人,他自己面对。并且他细腻到对一个做剧务的人说,你生病了
你记住今天一定要吃药。他会去对摄影师说王小明,你的胃不好,我已经帮你带了你的面包
来,这可能对胃来说比较好吸收。完了之后就还有就是因为我吃素,曾黎<--wapdump begin-->(blog)<--wapdump end-->吃素他会专
门去买些水果给我说,陈坤,吃素的同时你要注意营养的吸收。同样他有一个很强的霸气在
他的身体里面,那种是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完成的霸气的信心。我经常会看到那个决定的信
心从他的眼里一闪而过。经常是我们在拍一场戏的时候是怎么也过不了。因为群众演员非常
庞大,因为我们没有太多使用特技,都是用真正的士兵,请他们来演所以他们没有太多的经
验,无数条,可能一次拍十几条,他的眼睛种有种决断的感觉,光不行了他说没有关系,我
们明天再来,我们一定要把它拍好。没有一丁点的妥协。他的这一点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很复
杂的艺术家他内心的充沛和他内心对这件事的决断的力量是非常吻合的。就是他对于那种梦
想的执着让周围的人感受到一种气场。所以就是我在旁边开着玩笑说你有一天要拍你的自传
时你一定要找我。我说我观察你很久了。他说我不会拍。但这就是我眼里的陈逸飞先生,他
完全跳出了我假想里的那个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特别活生生平易近人在我身边,所以他的
人格魅力影响我,所以我认为他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是他自己身上流露出来的东西。是这样。
  天注的缘分
  曹:你还是想去丹麦学设计?
  陈:但还是不够,其实这部戏是先在台湾放的,台湾那反响不错。那当时我就想拿到稿
酬,我想去丹麦那1年2年都不能去打工,因为我要很辛苦地学习。我说那怎么办呢,还有2
个月的时间我再等部戏。就是因为2个月等戏的过程里面我被周迅介绍进公司,我想多赚点钱
吧,给我妈妈用,我再去上学之后就慢慢拖下来,到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曹:现在还存在这个幻想吗?哪一天再去做个设计
  陈:一定会做的,因为我是一个在美学方面很挑剔的人。我们有个执行制片人叫王少
伟,他曾经跟我讲过,因为他去过我家里,他说你跟陈先生很像,因为对家具的感受是极简
的。我说真的吗?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陈先生的家,那我更增加了一个对导演的亲近。我在
美学上的感觉其实还非常的浅薄。但起码来说方向是正确的。
  曹:所以我觉得还是这句话,你跟陈逸飞有一种天注的缘分,真是。
  陈:谢谢,我也很高兴能够像他那样。
  曹:看了个材料你曾经说过你其实不是特别喜欢演戏。因为演戏只是个成人的游戏,今
天还会这么认为吗?
  陈:有一天我问我自己陈坤,那时我29岁去年,《理发师》之前,我说名利对你那么重
要吗?我自己回答我自己:是。因为这是太满足虚荣心的结果,我说但是如果你缺少它你可
以吗?我告诉我自己可以,但是我问我自己你现在除了演戏你还能做什么?你可以放弃演戏
之后另外职业的开始吗。还是你要现在学会不会排斥这个东西。你可以更把自己更自然的状
态和对生活很多东西的理解放在里面享受这个过程,你再试一年,我答应自己试一年,所以
到今年30岁过了之后我告诉我自己,我还是要继续演下去,我只是把我当时演到33岁的理想
延续到35岁,
  曹:你觉得演戏对你意味着什么?
  陈:之前是一个与一部分有个虚荣心的实现,证明自己可以存在,不可或缺。到了有一
天,这个存在是很泡沫的,不是我自己真正可以有价值存在的一个外在表现。所以我觉得那
我应该怎么样呢,是故做姿态状的自己附庸风雅地表现自己优雅的状态呢,还是平实地回过
来?去演一些比较活生生的角色。放弃很多虚荣心的追求,但是因为曹老师我非常侥幸,我
从出道到现在比较顺利,所以我才自以为是地自问自答这个游戏。到现在我也非常高兴我能
选择这个过程,我比某些我的同学更早选择这个状态。所以现在呢我可以回答您的这个问题
是说,我尽量让我这份工作能快乐,并且享受那个片刻。而不是只是为了完成这部戏之后让
更多人去喝彩,而去拍这部戏。我先告诉我自己我享受过程,但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不要去关
心。这才是我真正开始工作的开始。所以我的工作从30岁开始,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演还是有
很多可以上升的机会,因为我现在更努力了,更用心去体会了,如果大家努力帮帮我的话,
我会越来越紧。我一定会实现我小时候感受到的那种东西。
  曹:你觉得有没有想过,除了拍戏、唱歌,自己应该追求的最佳生活状态是什么?
  陈:以前是很希望能够吃饱饭,之后我希望有个房子把爸爸妈妈接过来,
  曹:刚到北京的时候,看到那么多大楼的时候想里面有一间是我的,将来我陈坤……
  陈:我当时想是租。之后逐渐再改变的。我现在很大的愿望是希望我弟弟早日结婚,
  曹:不是自己结婚,是弟弟结婚。
  陈:对。我没想过自己什么时候结婚,可能对对方不太负责任。
  曹:这也是因为太追求完美。
  陈:我是个很麻烦的人。我挑剔在于我自己老否定我自己。我连自己的很稳定的状态都
没有很明确地找到。所以我觉得不是一个很正确的时间。我很希望我的弟弟们,我很希望他
们能够脱颖而出,因为他们一直,至少是这两年活在某一种压力下面,我希望他们生活地很
正常,不要像我这样长时间不在家里陪父母。 我接下来的目标是我用3个成语来代表,学会
闻过则喜的气度,我以前不是这样的。装作没听见别人怎么批评我,我在一种小小的骄傲里
面说他们不懂我。而我觉得30岁之后我一定要学会闻过则喜的心态,因为当我看到这个成语
的时候我觉得跟我有缘分。提醒我。之后我觉得要,找到一个海纳百川的气度。因为我觉得
以前我是个跟拘束我自己的人,如果我太拘束我自己,并且我在某些方面太限制我有些可
做,有些不可做,有些朋友可交,有些朋友不可交。有些话题可谈,有些话题不可谈的时
候。就缺乏了一颗包容心的存在。这其实还要花5年之后才能达到这个理解吧。最后我希望我
无欲则刚吧,我希望我老一点的时候,生活状态是平实的。我希望我老的时候可以找一个人
陪我下围棋。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看书很多的人,其实我也很难静下心来看书,我就很希望我
有多一点时间打打坐。我希望有多一些孙子,孙女这样的。
  曹:好的,谢谢你,我发现我们今天真的聊得非常开心。
  陈:我今天有点混乱,但是我非常感谢您。可以诱导我说出很多话题。谢谢。
  曹: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近距离地说话,但我似乎觉得我们已经认识了5年甚至10年,谢
谢。
  陈:谢谢。

©2004-2019 ICHENKUN. All rights reserved